托特灵异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鲁南巨匪刘黑七

发表于 2021-7-20 14:3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国以来,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天下一统的局面消失了,代之以军阀更迭频仍,内战连绵。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社会诸多不安定因素,使得许多大大小小的土匪相继而生。当年活动于山东省中部沂蒙山区的杀人恶魔刘黑七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其活动范围之大,经历的时间之长,聚匪人数之多,作恶之深,实属历史罕见。

  刘黑七从1915年提“竿子”为匪到1943年被我八路军击毙,横行了29个春秋,其间几经起伏,增聚匪徒曾逾万人,多时过3万余人。先后窜拢鲁、豫、苏、冀、皖、辽、吉、内蒙、晋等十余省。其所到之处,烧、杀、奸、掠,无恶不作。仅1925年至1928年的4年间,光在沂蒙山区被抢劫的村庄就有1000余个,烧毁房屋20多万间,杀害群众1万余人。

  放羊娃当了土匪

  刘黑七,原籍平邑县铜石区南锅泉村,名叫刘桂棠,字兴田。因为他与其他土匪结拜之交排行老七,人又长的黑,所以才有“刘黑七”这个绰号。

  刘黑七的父亲名叫刘相云,家境贫寒,一无所有。连最基本的切菜刀和案板都没有,只好用镰刀垫着瓢背切东西。刘相云32岁时才找上邻村一寡妇为妻,三年后,生下了刘黑七。

  当时,刘家寸地没有,仅有两间破房。为了养活一家三口,刘相云昼夜给村里打更,赚点辛苦钱,家中时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活命,刘黑七刚落地,就和母亲一起,沿街乞讨,到处流浪。8岁那年,他成为本村地主孙安常家的小羊倌。孙安常刁钻狡猾,心狠手辣,稍有不如意,就对刘黑七拳脚相加,皮鞭抽身。

  有一次,孙安常半夜听到几声羊叫,便大为恼怒,认为刘黑七放羊失职,使羊饿了肚子,半夜叫唤,影响了自己的睡眠。等第二天刘黑七放羊回来,孙安常就让管家把刘黑七绑起来,罚其跪上一夜。生性好强的刘黑七紧咬着牙,就是不跪。孙安常见他拒不认错,更加恼怒,命管家把刘黑七反吊到房梁上,痛打了一顿。转天,刘黑七仍被迫出去放羊。像这样的遭遇,刘黑七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但是为了生活,想到家中忍饥挨饿的父母,刘黑七还是在孙安常家忍气吞声地干了8年羊倌。他曾对放羊的同伙说“以后我管的人要比这群羊还要多,我非找几个大闺女当老婆不可。”

  20岁时,刘黑七跑到青岛去谋生。那个年代,社会黑暗,民不聊生,哪里又有穷人的幸福可言?刘黑七漫无边际地溜达了一个多月,仍没有找到活儿。后来,在一个同乡的荐引下,他去码头扛大包,卖苦力。所得工资相当微薄,拼死拼活干上一天,也仅够自己吃饭。刘黑七断断续续干了一年,仍旧两手空空。迫不得已,他又回到平邑县的老家,继续给地主当长工。

  羊倌生活不仅使刘黑七熟悉了周围山地环境,而且练就了一身翻山越岭的好本事。到外面闯荡之后,刘黑七见了些世面,心变野了,越来越不安分。他见当地匪伙打家劫舍,为所欲为,于是也渐渐生了结伙为匪的念头。

  1915年,刘黑七扯起“打富济贫”的旗号,开始网络人马。起初,他约集同村的林传聚、赵春荣,三人弄了一把鬼头刀、一支马冲子,东抢西夺。不久又联络了当地的地痞流氓夏兴德、李满、苏四等8个人,占山为王。当时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人民难觅活路,附近一些无业游民纷纷投奔刘黑七,做起土匪。这样,人越聚越多,4年的工夫,就发展到三四百人,有了钢枪,有了人马,活动范围方圆达100余里,成为沂蒙山区的一条毒蛇。

  血洗南孝义村

  1927年2月10日,刘黑七向南孝义村(今山东平邑县柏林区)勒索钱粮。

  这时,接连三年大旱,群众逃荒的逃荒,讨饭的讨饭,在家里的早已是吃树皮、嚼草根,路边横七竖八地到处躺着饿得不能动的人。平邑县西北有座小山,山上出一种可以吃的土一一“面石”,四面八方的饥民都来挖,回到家里上锅一炒,当面吃。可吃了以后就干结,大便不通,没办法,大便时只好用挖子向外挖,痛苦不堪。

  就是在这样的年头,这样的情况下,刘黑七还逼钱要粮,老百姓到哪里去弄?南孝义村更是拿不出粮食、银元。村里群众一商量,反正都是死,抗交!刘黑七看到南孝义村竟然敢违抗命令,拒交钱粮,怒不可遏,带领全部人马将南孝义村重重包围起来,开始攻打。南孝义村的男女老少被迫奋起自卫,手持镢、锹、刀、棍一起上阵。炮声连天,杀声遍野。每个人的心里都燃烧着仇恨的怒火,表现出了英雄的气慨。土匪攻进去,被村民打出来,又攻进去,又被打出来,杀了个七进七出。后来,终于抵不住1000多土匪的攻击。土匪攻进了村,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就烧,实施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村民徐立修尚未出嫁的姐姐,被土匪捉住以后,用刺刀捅进肚子,剖腹开膛,取出心肝五脏,填入石头。村民王宝成的弟弟才10岁,又被土匪捉住后,用七寸长的挖耳刀子(挖车耳用的)猛地从左耳穿进,从右耳穿出,钉在墙上,这个机灵的孩子就这样活活地被扎死了。21岁的村民梁兴成被砍掉腿,砍掉手,而后又被大卸八块。村民宋士谦的3个孩子被活活杀死,他老婆被20多个土匪轮奸而死。徐立修的老婆抱着孩子,躲避大火,被土匪捉住,孩子被土匪一把夺过扔进火里,母亲去抢救孩子,又被土匪一脚蹬到火里,和孩子一同烧死。当时,尸堆如山,血流成河。有的老人、妇女不能忍受土匪的残害,纷纷投井自杀,先投的填于水中,后投的积于水上,满满一井。土匪发觉后,把碾陀子滚进井里,把人砸烂……这个村共136户,735人,除了在外面逃荒要饭的300多人外,凡是在村子里的没到半天工夫,就被刘黑七匪帮杀害了346人。经过这次大屠杀,有41户死绝。姓郭的共有8户,26人,被杀25人。土匪在大屠杀之后,将东西一扫而光,全村化为灰烬。

  大发淫威

  人常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仗着刘黑七的势力,他的亲属也为非作歹,鱼肉百姓。

  1938年深秋,刘黑七的侄子刘小起驻保定庄村。他骑的马死了,埋在村外。当时群众都吃糠咽菜,有时几天都断炊。村民陈德祥、刘昌富等几个农民饿得急了,偷偷在夜里扒了那匹死马,剥下一部分肉回家煮着吃了,不料这下可惹了大祸。刘小起知道后,集合队伍封锁全村,进行大搜查,200多户,挨家挨户,盆里缸里全搜到,寻找马肉。因为当时各家早已无油吃,所以只要发现谁家锅里有油星,拉出去就打。搜到陈德祥家,把马肉找了出来,当即把陈德祥、刘昌富等8人捆起来,在梁上吊了一天一夜,打得死去活来。后来苦主托了地主说情,刘小起看了地主的“面子”,答应给这8个人留条活命。他原指望从这几个人身上发一笔财,恰恰这几个人都是穷得锅底下长蛛蛛网的赤贫户。刘小起便命令他们为自己的死马送殡,哭马爹。因为这几个人买不起棺材,又挨了毒打,最后刘小起才发了“善心”,免了棺材,让他们买了新席,将马包起来出殡。送殡那天,办执事的挎着纸香,陈德祥在头里,依次跟了10余人,都披麻戴孝,拄着哀杖,大声哭“我的马爹呀,我的马爹呀…·”前后左右,刘匪持枪跟随,刺刀相逼,苦主们走二步挨一棍子,谁不卖力哭就加倍打,一直打到埋完马。

  作为土匪头子,刘黑七过着荒淫无耻的生活。从当土匪起,每到一处,就奸污妇女。不论是行军,还是走路,只要看到哪个妇女相貌好,就立刻抓来奸污。相貌特别好的就抢来做他的老婆。他在天津日租界时,包了一所四层楼,大吃大喝,荒淫无度,有三四个老婆陪着,每个老婆住一个上等房间。这还不行,他经常找来三四个妓女住在他那里,刘黑七每月花几百银元,把她们包下了。他走到胶东,看见一个女中学生貌美,不问她愿不愿意,就派他的卫兵抢来,做他的老婆。有一次,他带兵走到临沂,路遇一个叫陈尚兰的妇女,看见这个妇女长得标致,硬要拉去做自己的老婆,但陈尚兰已是有夫之妇,家有丈夫及3个孩子,为了保持贞节,始终不从。但刘黑七心狠手辣,不达目的心不死。他命令卫兵把陈尚兰的丈夫和3个孩子押来,一并加害,且烧毁了房子,以绝陈尚兰的后顾之念,刘黑七终于遂了愿。

  至于刘黑七到底奸污了多少妇女,连他的随身护兵都数不清。他的老婆,娶了丢、丢了娶,最后剩了12个。他的12个老婆,每人都配有丫环,前后不离,跟随伺候。老婆们终日擦脂抹粉,怪相百出,因得不到刘黑七的宠爱,只好与护兵私通。他的第四个老婆就跟他的护兵逃跑了,第五个老婆也和护兵私通淫乱。刘黑七公开指着他的一个儿子说“你不是我的,不像我的样子。”逢年过节,这帮匪婆子都得给刘母叩头,叩一个头赏100银元。刘匪娶儿媳妇时,儿媳妇给12个婆婆叩头,每人赏300银元;丫环陪着叩头,赏丫环50银元。

  1941年,刘匪为给他娘过生日,便四乡下通知,当地士绅更是巴结,各村各庄在豪绅的命令下,捐款集资,为刘母上寿,刘黑七借这个机会又发了一次大财。据管事者说,光外村送的猪、羊就有2000余头,糕点30000余斤。大摆寿宴10天,条几上摆了刘黑七他娘的像,接着一溜八仙桌上摆满了金条、金砖、金八狗子、玉石人等珠宝玉器。请了200多个厨师,大办酒席。10天共杀猪羊2000多头,杀好了,垛满了6间屋。买酒15000余斤。3间屋的糕点,来了客就拿,拿了又有人送来,吃了10天还没见少。这10天究竟有多少客人,不知道。只知道每桌酒席7个人,光燕翅、海参席就吃了2800多桌。为了吃席,刘匪派兵到50里以外要碗、碟子。

  刘韩恩怨

  刘黑七人多势众,自然引起了军阀们的重视。但是刘黑七生性反复无常,故而引出了一段刘黑七与韩复榘之间的恩怨史。

  韩复榘主政山东,当然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为了在地面上扩充自己的势力,他很早就看中了刘黑七。韩复榘曾花了17000块银元和2000袋面粉收买刘黑七,刘黑七光接受东西,但不投韩。韩复榘很生气,捉去了刘黑七的老婆吴宗兰。吴宗兰曾和刘黑七的一个连长私通,险些被刘黑七枪毙,刘黑七很不喜欢她。韩复榘见抓了他这个不吃香的老婆不管用,便放了回去。

  1931年,刘黑七投奔了张学良,被编为新编第六混成旅,驻大名。蒋介石命他的嫡系部队刘峙、展书堂等3个师、1个旅围攻大名,血战数日,刘黑七只带了2000人马突围,返回山东。而后又东去鲁南沿海,攻打日照县城。刘黑七在攻打日照时,韩复榘便密派费县地方武装包围了刘黑七的老家南锅泉村,捕捉刘黑七的眷属,刘黑七的娘被捉去。

  当年10月,刘黑七回转费县、新泰、泗水三县交界地带。这时,韩复榘仍然千方百计地想笼络刘黑七,以便扩充自己的实力,便派部下陈席之和刘黑七联络。陈席之早就和刘黑七要好,和刘黑七一谈,刘黑七果然有投韩之意,韩复榘听说后心中大喜,首先放回刘母,还封官许愿。12月,刘黑七被招安到韩复榘部下,任山东新编警备军副指挥(韩自任总指挥),下属四个旅,又发展到5000余人。刘黑七虽受了招安,但不接受韩复榘的约束,不听调动,仍是乱抢乱夺,因此韩就停止了对他供应弹药粮食。不到半年,他又反韩。韩复榘便杀了刘黑七在济南的联络处全部人员,陈席之也被枪毙。

  刘黑七反韩后,率师北上,出山东,过河北、热河,于1934年又回到山东。韩复榘新仇旧恨,恼怒交加,下决心非打垮刘黑七不可,便派了大批部队,并附有4架飞机追剿刘黑七。在曹州一战,汶口一战,刘黑七大败,匪徒逃亡很多,仅剩下4000余人。刘黑七见势不妙,立刻东进,到达江苏,打开了赣榆县城,后又北上,回到了山东沂水、莒县地界,韩复榘部紧紧追赶,赶到诸城,才将刘部重重包围,血战20昼夜,把刘黑七打垮。

  刘黑七抛下残兵败将,自己带随从跑到天津日租界蹲起来,他的部下却散居各方,准备东山再起。由于刘黑七流窜河北时,挖了韩复榘的祖坟,所以韩对刘恨之入骨。得知刘逃往天津,韩便花了6000块银元买通刘黑七过去的一个连长徐一龙,与韩复榘的亲信刘耀廷去天津刺杀刘黑七。有一天,他两人乘刘黑七在日租界赌博的机会,一梭子子弹,将刘黑七打倒,两人乘机而逃。其实,刘黑七是故意倒下的,并没有被击中要害,只打伤了脚和嘴。刘黑七在天津治好了伤,仍和散居各地的土匪密谋联系,而刘、韩却自此结下了难解之仇。后因刘黑七被镇压,一切才算了却。

  唯利是图

  1928年,蒋介石的嫡系何应钦北伐来到山东。何应钦也看中了刘黑七,便派人和刘黑七联络,劝其“改邪归正”,编成正规军队。刘黑七虽留恋土匪生活,但一想,还是有个名牌好,便投到何应钦部下,编为国民党新四师,刘黑七当了师长。何应钦命刘黑七开拔,刘不得不从,便率众10000余人,由平邑经费县、临沂、莒县、日照,而后至胶东,又西转张店,乘车南下河南禹县。刘黑七到达河南禹县,正值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反蒋,何应钦命刘黑七攻打阎、冯,刘黑七为了卖弄一下他和部下的本领,在禹县打败了冯玉祥的一部分军队,一下子扬了名。蒋介石拍电报祝贺,国民党报纸大字标题赞颂,称为“铁四师”。

  刘黑七虽助蒋与冯、阎作战,但阎锡山为扩充实力想把刘黑七收留手下,便派了一个叫王胡子的参谋钻到刘黑七的内部,当了刘的参谋。王胡子和刘黑七说“你跟蒋介石一月只拿20万元,跟阎锡山一月能拿60万元,还给一些机枪大炮……”此时,刘黑七刚打完胜仗,又得到蒋介石的通令嘉奖,满以为会给个省主席当当,不料不但没当上省主席,连个军长也没升上,很生气,又经阎的拉拢,于是1931年2月倒蒋投阎。当时阎锡山大加欢迎,给了刘黑七14门钢炮,12挺重机枪,144支冲锋枪,200万元钱,把刘部编为二十五军,下设3个师,刘黑七当了军长。抗战爆发后,1938年,刘黑七以“反正抗日”的名义,被蒋介石改编为三十六师。他打着抗日的旗子返回山东。可是他土匪成性,反复无常,不到一年就又反复了。原来他是以抗日为名,避免八路军(当时一一五师驻费北)的打击,先安下营盘,落下脚,其实他早就和平邑镇的鬼子勾搭上了。他一面对八路军说共同抗日,一面又满口答应鬼子反共,鬼子供给他大量枪械弹药。刘黑七并在平邑镇鬼子的首脑机关设立了联络处。刘黑七施下这一计,取得了鬼子的信任,保证了鬼子不打他。反过去他又答应蒋介石“曲线救国”。国民党蒋介石又定时从安徽阜阳供给他弹药。他先后又勾结国民党五十七军、九十二军,互为利用。这样,明着,刘黑七是国民党三十六师;暗着,他又是鬼子的皇协军司令。老百姓称他是“双保险”,其实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唯利是图的走卒。

  巨匪末日

  1940年春天,刘黑七公开了他反共面目。他配合鬼子,对我费南、费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扫荡”,到处捕杀抗日人员,封锁我抗日根据地。刘匪在费北柘沟袭击了我津浦三团,团长续志先以下200余人全部牺牲,续志先被俘。我费南抗日第七大队,在刘匪的武力压力下,叛徒王西贵率全部武装投敌。

  1941年5月1日,刘匪勾结鬼子,突然包围了我费南二区区公所。我百余人在区中队指导员唐伟和队长赵克伦同志的领导下,奋勇抵抗,打败了敌人多次攻击,一直战斗了12个小时,恶毒的敌人施放毒气弹100余发,我许多战士中毒,唐伟、续河午等50余人光荣牺牲。

  同年秋天,刘匪配合鬼子2000余人,又突然包围了费南郑城附近的一个中共中央干校。这个干校仅有鲁南三团保护,当时,一个营护送干校转移,两个营把敌人引向苏家崮山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我军奋勇抗击,打得非常激烈。弹药没有了,展开肉搏战,许多战士砸坏枪支,抱着敌人跳了崖。120名抗日战士壮烈牺牲。三团24岁的政治部主任陈小峰同志,身上负伤10处,两腿被敌人机枪打断,仍坚持指挥战斗,光荣牺牲。不久,刘匪3000人突然包围了费北杨谢一带的我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激战两天,我英勇善战的六八六团和地方武装配合,展开了反击,一举消灭了刘匪500余人。刘匪恼羞成怒,大肆捕杀我地方抗日人员,用分割、包围、蚕食、封锁等方法,打击我地方武装,缩小解放区,并企图割断我鲁南与鲁中的联系。当时,滋临公路是鲁南和鲁中的分界线,也是沂蒙山区和鲁南山区的中心点,是鬼子的进攻要道,鬼子、汉奸沿滋临公路修筑稠堡,刘匪也配合鬼子在白马、公利、西皋等地到处安营布兵,封锁我解放区,致使我地方区、乡政权大部分被搞垮。

  当时,我费南县政府驻在老邱峪村,被刘匪包围,一场激战,捕去我干部24人,县长马健光着膀子杀出了重围,县政府损失很大,最后被迫撤至邹东山区。刘黑七通令缉拿马健,扬言捉住马健赏银元12000元。

  费南县政府撤至邹东以后,刘黑七又率全部3000人马包围了我费北行署,将费北行署和费北大队共400余人围困在蒙山的深山中。刘匪亲自指挥,四面包围,严密封锁。我行署人员突围不成,没有粮食,只好边抗击刘匪,边挖些野菜吃。一直坚持了7天。我全部人员在政委刘次恭和行署主任徐源泉同志的领导下,英勇不屈,顽强战斗。总务股长杨钟璐等4人在山洞里坚守阵地,7天只吃了3斤花生饼。后来,我费北行署派人调来六八六团,打退了刘匪的包围。

  刘匪撤出后,到处捕杀我抗日人员,被捕到的,都是被逼着自己挖坑,再刀刺破腹,而后活埋,或者土埋胸膛,刀刺头顶,放血花取乐。我蒙阳乡乡长刘广栋便遭到这样的毒手。

  另外,凡是他认为有八路嫌疑的,一律活埋。六八六团的山西、河北籍战士,后脑勺稍平,刘匪见了后脑勺稍平的人,就说是六八六团的“密探”一律活埋。这年,鲁北乐陵县闹灾荒,不少人逃到沂蒙山区来,恰巧这些人后脑勺都很平,刘黑七用假放粮的办法,把灾民骗到一块进行活埋。乐陵县人被活埋的有几百人,大井村就被活埋200人。手段之残忍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多行不义必自毙”。巨匪刘黑七一生恶贯满盈,激起了广大人民的切齿痛恨,革命军队和革命群众在鲁南、鲁中区党委领导下,决定铲除这个鲁南山区的毒瘤。鲁南和鲁中是两个大区,刘黑七杀人放火的重点就是鲁南的费南县和鲁中的费北县。这两个县是鲁南、鲁中的分界线,又有滋临公路贯通东西。这一带,除了鬼子在平邑、仲村、柏林、铜石、上冶、地方、费城等大集镇设兵布防,控制点(据点)线(公路)外,其余重要集镇均由刘匪控制。

  1943年,鬼子的大势已去,龟缩在窝里不露头了,只有刘匪和九十二军不断与我军作战,但劲头也不是那么地足。这年夏天,刘匪在郑城一带被我鲁南三团和尼山支队阻击,两军相持一月之久。刘匪见势不妙,向北逃跑。刘匪刚到三阳、白壤等地,又被我鲁中军区部队迎头痛击。刘黑七又率部向西逃,正中我三团的伏击。这两仗,刘黑七损兵折将1000余人。我军乘胜追击,主力军、地方军、民兵,布下了天罗地网,刘匪到处挨打,到哪里都不敢住上3天。

  此时鬼子自身难保,许多据点被我军拔除,没有力量援助刘黑七了。其他各路土匪,如王洪九、申宪武等,也都处在我军民包围之中,自顾不暇。刘黑七穷途末路,窜回老巢,破坏了苦心经营多年的军事设施,把老婆眷属送往天津,拉出军火,东奔西走,开始了游击活动。

  刘黑七非常狡猾,一会儿穿军装,一会儿换便衣,他找了七八个和他相似的矮胖子,和他打扮一样,充当他的替死鬼。他行踪不定,不易捕捉,我内线人员把情况搞到以后,等到报告部队,往往捕到的是一个假刘黑七。但他走到哪里,我军追到哪里。刘匪军心涣散,弹药不足,经过半年多的打击之后,人员已减少一半。秋天时,刘黑七逃到鲁南山区的上、下柱子村,安下营来。

  1943年12月的一个夜晚,鲁南山区的上下柱子村,发生了一场特殊的战斗。当时正值隆冬季节,老天似乎专与人作对,天气冷得出奇。夜里,大地静悄悄的,北风偶尔呼号几声,枯叶瑟瑟作响,残枝吱吱颤抖,使人不寒而栗。这更增添了冬夜萧瑟的气氛及这场战斗的神秘感和艰巨性。

  说这次战斗艰巨,是因为上下柱子村是刘黑七的老巢,他对此地了如指掌,虽然已经渍不成军,仍负隅顽抗,而且,这出奇寒冷的夜晚也给我军行动增添了不少困难。夜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部队冒着严寒,迅速包围了上下柱子村。一切准备就绪,政委和书记交换了一下眼色,一声令下,步枪、机枪同时爆响,腾起火光一片。部队向刘黑七的老巢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场激烈的战斗打响了。

  刘黑七经过前几次同我军的较量后,所剩残兵为数不多,但都是他的心腹,死命效力,顽固抵抗,加上他处于有利地形,双方一时僵持不下。我军战士勇猛顽强,连连发起进攻,逐渐改变了双方的僵持局面,迫使刘黑七步步退守。最后,我军终于攻占了刘匪师总部,取得了胜利。可是,现场并没有发现刘黑七其人,只是活捉了刘匪最宠爱的小老婆。我军又继续四处搜索。原来,在激烈的战斗中,我军步步进逼,包围圈越来越小,刘黑七见大势不妙,带上两个护卫,仓皇跳墙而出,逃往山上。我军在搜索中发现,有人突围逃跑,由于夜深天黑,无法辨认,便派出3名战士紧追不放。一直跑出1里多地,我军开枪打死一个,在朦胧的夜色中,只见前方仍有两个人影在晃,高的瘦,矮的胖,两个人没命地继续向前奔跑。忽然,这两个人分开,各自朝一个方向跑去。我军战士根据经验判断,矮胖者可能是官,于是二人追胖子,另一人追赶瘦子。在追击的过程中,矮子回头连连向我战士射击,最后在弹尽的情况下,便施展了放羊的本领一一掷石头。一块石头不幸击中了在后面紧追不舍的我军战士通讯员郝荣贵的鼻子,他顿时鲜血直流。郝荣贵忍着疼痛,连开三枪,黑影倒下了。经过辨认,此人正是我军追捕多年的匪首刘黑七,这个流窜10省,活动20年之久的鲁地巨匪,恶贯满盈的刘黑七终于受到了历史和人民的惩罚,走完了他罪恶而肮脏的一生。





上一篇:雪糕起步价涨至2元!一元一根冰糕绝迹了?
下一篇:日本综合出版社集英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托特灵异网

GMT+8, 2023-12-3 02:43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20 thothhom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