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特灵异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外星探索] 密室传说——狮身人面像下真的有密室吗?

发表于 2020-10-2 03: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狮身人面像底下有密室的传说,至少从中世纪就开始流传着。两位阿拉zhi伯人马dao奎兹和柯代描述狮身人面像底下有个密室,有三条通道可通到外面,每一条通道都可连到三座金字塔之一。早期欧洲的旅行家对这类传说坚信不移,如1579年海尔菲利希曾描述一个通到狮身人面像头部的隧道,古代的祭师据说就以此取信信徒,声称狮身人面像会发出神谕。虽然考古研究并未显示在狮身人面像或其神庙底下有密室,但此雕像和埋藏的秘密知识宝库等相关话题仍在20世纪30年代由美国人凯西再度引爆。凯西声称,亚特兰提斯的“智慧典籍”就存放于和狮身人面像相连的一个地下资料厅,在20世纪出土将会引发某个大灾难。

  狮身人面像是法老雷吉德夫按他的父亲所修建的,把父亲当做太阳神,这也是他传扬手段之一,其目的在于激起人们心里对于神权敬畏,从而达到从思想上统治奴隶,使其不敢轻易叛变。而狮身人面像下面的密室有着许多秘密。

  一、密室的传说

  狮身人面像地下拥有密室的传说,早已在中世纪广为流传,有两位阿拉伯人曾描述在其下有一密室,密室里有三条通道,每一条通道都能通往三个金字塔。在当时,欧洲旅行家对于密室这一传说深信不疑。
360截图-13859296.jpg
  海尔菲利希于1579年描述一个通往狮身人面像头部一条隧道。古代祭师就是通过告诉人们狮身人面像会发出神谕,以此来使信徒信奉于自身。根据考古研究资料,人们并未在狮身人面像之下发现密室。但此话题于20世纪初被一个美国人凯西引爆。

  凯西声称,亚特兰蒂斯智慧典籍就存放在狮身人面像底下密室之内,在20世纪出土的话会引发某个巨大灾难。虽然科学家们在后来对其进行电阻系数勘测,即使显示在其旁周遭有些异常,但后来也被证明是一些自然的缝隙和坑洞。

  二、狮身人面像的守护

  狮身人面非常像是古代希腊神话中的神,对此西方人可谓是对狮身人非常敬畏。狮身人面像头顶带着皇冠,在它脖子有像蛇一样纹案,经历上千年风吹雨打,现在已经是非常破败不堪,特别是鼻子,基本上是看不出来。即使狮身人面像经过上千年风吹雨打,但它高大威严形象,现今人们还是对它非常尊敬,不敢有一丝侵犯。

  即使狮身人面像底下的密室不复存在过,但仍然无法阻止人们对于其美丽传说的神往,关于狮身人面像,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传说就更是千篇一律,是否存在狮身人面像。如果存在狮身人面像那它是怎么建筑,这些疑问,还有待科学家考察。

  狮身人面像,位于埃及吉萨的金字塔墓区,头像部分一说是古埃及法老哈夫拉按自己的肖像塑造,[1]也有观点认为是雷吉德夫根据父亲胡夫的肖像建造。

  此像高二十米,长五十七米,算上两个前爪,全长七十二米。面部长约五米,宽四点七米,鼻子长一点七一米,嘴大二点三米,一点九三米。它头戴“奈姆斯”皇冠,两耳侧有扇状的“那姆斯”头巾下垂,前额上刻着“库伯拉”(即cobra:眼镜蛇)圣蛇浮雕,下颌有帝王的标志--下垂的长须,脖子上围着项圈,鹰的羽毛图案打扮着狮身。

  数千年来,斯芬克斯一直被沙掩埋至肩部,在撒哈拉沙漠的地平线上露出一个奇异的头颅,1817年,热那亚的探险家乔瓦尼·巴蒂斯塔·卡维利亚上尉带领160人想把石像挖出来,但沙子快速填回挖开的沙坑,这次近现代史上对斯芬克斯的首次挖掘失败了。直到上个世纪30年代末,埃及考古学家萨利姆·哈桑最终将巨像从黄沙中解放出来,当时《纽约时报》宣称:“斯芬克斯终于从无法穿透的遗忘阴影中走出来,成为地标。”

  谁建造了狮身人面像也是一个谜,最初古埃及学家认为是胡夫法老,建造目的是为自己的金字塔守灵,这种说法衍生出一段栩栩如生的描述:公元前2610年,法老胡夫来这里巡视自己快要竣工的陵墓,大金字塔。胡夫发现采石场上还留下一块巨石,当即命令石匠们按照他的脸型雕一座狮身人面像。

  但雷纳尔和其他一些考古学家逐渐推断出,石像是胡夫的儿子,哈夫尔法老下令修建的。哈夫尔在公元前2600年统治埃及,王朝持续了500年最终因战乱和饥荒崩溃。根据象形文字的记录,胡夫为自己修建了高146米的金字塔,距离后来狮身人面像建造的位置400米。哈夫尔也建造了自己的金字塔,不过比父亲的矮3米,距离狮身人面像同样是400米。雷纳尔发现了一些证据将狮身人面像和哈夫尔法老联系在一起,最早的证据追溯到1853年。那一年,一名叫奥古斯特的法国考古学家在狮身人面像附近找到一尊黑火山石雕刻的哈夫尔真人大小的雕像,雕像附近是一所建筑的遗迹,后来被称为庙谷。此外,奥古斯特还发现一条专门铺设的石道遗迹,连通庙谷和哈夫尔金字塔旁边的神庙。1925年,另一位法国考古学家埃米尔·巴雷兹在狮身人面像正前方发掘出另一个古建筑遗迹,被称为斯芬克斯神庙。

  这些证据显示哈夫尔法老安排了一个伟大的建筑计划,包括狮身人面像、自己的金字塔以及神庙等,不过仍有很多考古学家坚持狮身人面像是胡夫建造的。直到1980年,雷纳尔雇佣了一名年轻的德国地理学家汤姆·爱格纳,汤姆以全新的方式证明狮身人面像属于哈夫尔法老的系列建筑。检查狮身人面像和斯芬克斯神庙的岩石样本后,雷纳尔和汤姆发现了很多化石样本,根据辨认这些化石他们发现,建造神庙墙壁的很多石头是从雕刻狮身人面像的巨石上凿下来的,显然工匠们利用绳索和滑轮车将雕刻狮身人面像剩余的巨大石块拉到建造斯芬克斯神庙的场地“废物利用”。

  因此看来,哈夫尔将金字塔、狮身人面像和神庙纳入一个统一的建筑计划,但是谁执行了这不朽的计划呢?1990年一个美国游客在距离狮身人面像800米的地方从马上摔下来,他的马被一道矮墙绊倒,埃及古文物学会秘书长、考古学权威扎希·哈瓦斯随后展开调查并发现了一个古埃及王国公墓。有600人埋葬在这里,中央是监工的坟墓,有墓志铭标明死者的姓名和身份,周围是一般劳工的坟墓,没有身份说明。就在这个公墓附近,9年之后雷纳尔发现了他的失落之城。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这里就时常有古建筑被发现,雷纳尔和哈瓦斯一直非常关注,但是直到他们完成精密测绘和绘图后才意识到,这是一片壮观的居住区,有10个足球场那么大,建造年代可以追溯到哈夫拉的统治时期。居住区的中心是4个长泥砖筑成的营房,与普通房屋一样有柱廊、睡台以及厨房,只是规模比普通住房大,可容纳50个人并排睡觉。雷纳尔说,营房可以容纳1600名到2000名工人,如果睡台是双层结构还能容纳更多人。工人的饮食表明他们并非奴隶,雷纳尔发现遗址中有2岁以下雄性牲口的遗体,说明工人的伙食主要是牛肉。雷纳尔认为,很有可能是普通埃及人按照国家赋役、或者分封等级的形式,通过轮换方式来修建狮身人面像及周围遗迹。

  45个世纪以前人类缺乏铁质,埃及人主要使用石锤,配合铜质的凿子来完成更细致的工作。研究人员发现,铜凿子禁不起敲打,仅仅数下之后便开始变钝,需要经常更换。综合考虑后估计每个工人每周能凿下一立方英尺的石头。按照这个速度,100名工人能在3年完成狮身人面像。

  结构

  狮身人面像的面部比大部分远古雕像的面部保存较好,但几千年来经历风化和人为破坏,鼻子完全损毁。根据1402年一位阿拉伯历史学家的记载,一名苏菲派狂热分子曾故意毁其容,目的是“修正宗教上的谬误”。然而,仍有很多线索能推想石像最初是什么样子。19世纪早期人们挖掘出脱落的石雕胡子和代表埃及王权的眼镜蛇头饰,石像脸上至今还有残留的红色染料,这让考古学家推测整个面部曾经是红色,而其他部位同样发现了黄色和孔雀蓝颜料,这让雷纳尔怀疑,最初雕像身披艳俗颜色。

  地理坐标

  29°58'31''N,31°08'16''E

  如果不说金字塔是世界奇观,就不能说是到过了埃及。从开罗西行数公里,来到吉萨村前。在便屹立眼胡夫金字塔东侧,便是狮身人面像,它以诱人的魔力,吸引了各地的游客。“怪物”--斯芬克斯狮身人面像的头像,真的是以胡夫作模特儿的吗?不过比较可惜的是狮身人面像的鼻子被打破了,有损美观及协调性。

  美丽传说

  这是个千古之谜。难道用自己脸庞的形像雕个玩意儿,用来护卫自己堂堂的陵墓,不会被人耻笑吗?那显然降低了法老的身价。在古代的神话中,狮身人面像是巨人与妖蛇所生的怪物:人的头、狮子的躯体,带着翅膀,名叫斯芬克斯。斯芬克斯生性残酷,他从智慧女神缪斯那里学到了许多谜语,常常守在大路口。每一个行人要想通过,必须猜谜,猜错了,统统吃掉,蒙难者不计其数。有一次,一位国王的儿子被斯芬克斯吃掉了,国王愤怒极了,发出悬赏:“谁能把他制服,就给他王位!”勇敢的青年狄浦斯,应国王的征召前去报仇。他走呀走,来到了斯芬克斯把守的路口。“小伙子,猜出谜才让通过。”斯芬克斯拿出一个最难最难的给他猜。“能发出一种声音,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却用三条腿走路,这是什么?”“这是人。”聪明的狄浦斯很快地猜了出来。狄浦斯胜利了,他揭开了谜底;但斯芬克斯不服输,又给狄浦斯出了一个谜语:"什么东西先长,然后变短,最后又变长?"狄浦斯猜出了谜底"影子".于是斯芬克斯原形毕露,便用自杀去赎回自己的罪孽。

  据说,狮身人面像是依照斯芬克斯的形貌雕刻的。其实,狮身人面像并不是只有埃及开罗才有。只是在开罗的这一座最大,而且是最古老的。不过,各处雕刻的大小狮身人面(或牛头、羊头等)像,都是蹲着的。不同的是,有个别的还举起了一只爪子。

  鼻子的失踪

  狮身人面像诞生以来几千年,饱经风吹日晒,脸上的色彩早已脱落,精工雕刻的圣蛇和下垂的长须,早已不翼而飞。然而,最叫人痛惜的是,它的鼻子怎么掉了呢?这又是一个“谜”。一种至今广为流传的说法是,1798年拿破仑侵略埃及时,看到它庄严雄伟,仿佛向自己“示威”,一气之下,命令部下用炮弹轰掉了它的鼻子。可是,这说法并不可靠,早在拿破仑之前,就已经有关于它缺鼻子的记载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五百年前,狮身人面像曾经被埃及国王的马木留克兵(埃及中世纪的近卫兵),当作大炮轰射的“靶子”,也许那时已经负了“伤”,鼻子挂了“彩”。但是,又据某些记载,埃及的历代法老和臣民,视这尊石像为“太阳神”,朝拜的人往来不绝。后来,风沙把它慢慢地掩了一大半,这时,一名反对崇拜偶像的人,拿着镐头,爬上沙丘,狠狠地猛凿露出沙面的鼻子,毁坏了它的容貌。奇怪的是前来“拜访”狮身人面像的游客,都可以看到它胸前两爪之间的一块残存的记梦碑。碑上记载着一段有趣的故事。3400年前,年轻的托莫王子,来这里狩猎。大概是奔跑得精疲力尽了,便坐在沙地上歇息。不知不觉竟然睡去,并在朦胧中梦见石像对他说:“我是伟大的胡尔·乌姆·乌赫特(古埃及人崇拜的神,意为神鹰),沙土憋得我透不过半点气来,假如能去掉我身上的沙。那么,我将封你为埃及的王。”王子苏醒过来后,便动员大批人力物力,把狮身人面像从沙土中刨了出来,并且在它的身旁筑起了防沙墙。在漫长的岁月中,石像曾多次尝过埋入沙土中的“痛苦”。也许由于这个原因,公元前五世纪,希腊著名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访问埃及时,对金字塔作了详细而生动的描述,而只字未提近在咫尺的狮身人面像。很可能,这时它已完全被沙丘盖住了。人们把它从沙土中最后一次刨出来重见天日,是几十年前的事。[3]

  另一说,埃及狮身人面像的鼻子是被中世纪伊斯兰教苏菲派的朝圣游客砸坏的。

  人面像之谜

  我们看一看它面容所刻画的究竟是哪一位法老?因为我们知道古希腊的斯芬克斯狮身人面像,它是一个男人的雕像,除了它是一个男人的雕像之外,我们很难说它跟哪一个特殊的人物有什么关系?但是古埃及的这个斯芬克斯,这个雕像却不一样。他所系的这个围巾是非常典型的古埃及法老所系的围巾,这个形状是非常典型的,而且头部前面有一个神蛇的痕迹,为什么说是一个痕迹呢?因为它原来那个神蛇已经没有了,已经由于经历这么多年的风雨,经历人为的破坏,它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我们能够看到,这个地方是有一个雕塑的东西在里边,这个东西一定就是那个神蛇,而这个神蛇并不是每个老百姓都能够有这样的权利,把它戴在自己的头巾的上边,正前方的,这是法老的标志。

  推理猜测

  于是人们就产生了这样的一种推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认定了这个雕像,斯芬克斯的雕像它的面容雕塑的是哪一位特定的法老的话,那么这一个法老的生卒年,我们大体上能够知道。于是我们就能够断它属于谁,也就能够知道它是哪个年代建造的。于是我们看这是两个法老,不是一个法老,两个法老的雕像。左边这个是胡夫的儿子叫哈夫瑞,也就是说,这个斯芬克斯雕像,后边的那个金字塔,也是整个埃及第二高的金字塔的拥有者,他是哈夫瑞;右边这个叫詹德夫瑞,也是胡夫的儿子,他是哈夫瑞的哥哥,他也统治过埃及,也做过法老,是在胡夫去世之后,他是接任胡夫当了埃及的统治者,但是他的时间非常短,三到四年,他就死去了,不仅死去了,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是什么呢?说古王国时期,法老都习惯于把自己的金字塔建得很大,而且都建在了吉萨,因此吉萨才成为一个金字塔的代名词,但是他却没有把自己的金字塔建在吉萨,而是建在了吉萨北边的阿布拉瓦什这个地方,这个地方金字塔建得很小,为什么是这样,我们且不说它,但无论如何他在吉萨没有自己的陵墓,没有自己的金字塔建筑。他也很短命,究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推想,但无论如何他是三到四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哈夫瑞开始接替了他,作为古埃及第四王朝的统治者,继续统治着埃及,并且建造了巨大的金字塔,然后金字塔前面又出现了这样一个狮身人面像。这个狮身人面像它究竟像谁,我们还可以把它倒回来看看这个狮身人面像。

  如果鼻子存在的话可能比较起来会更好一些,但是嘴的模样我们还是能够多多少少看清楚一些的。一般的学者们经过反复比较,甚至是一些计算机的测量,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呢?尽管它是在哈夫瑞的金字塔的前面,一般认为它是哈夫瑞金字塔的一个建造物,附属的建造物,但是人们觉得从面目上它更像他的哥哥詹德夫瑞。于是人们就会产生这样的一种想法,那么究竟这个金字塔是谁建的?是哈夫瑞建造的,还是他哥哥建造的?如果是他哥哥建造的话,那是不是他哥哥建造这个过程当中就神秘死去了呢?如果他神秘死去了,那么继位的是谁呢?获利的是谁呢?是哈夫瑞,哈夫瑞获利之后,不仅是盗用了他哥哥的一个王位,而且把他哥哥的金字塔也据为己有呢,在后边修建了自己的这样的一个辉煌灿烂的被后人所瞩目的这样一座非常大的金字塔。这是非常可能的,但是无论是他哥哥的还是他弟弟的,无论是詹德夫瑞的还是哈夫瑞的,甚至有人提出来它有可能既不是他也不是他,而是他们两个人的父亲胡夫建造的。但无论是谁建造的,他们的年代大体上都是确定的,那就是公元前2500年左右,距今4500年左右这样的一个时间。

  建造之谜

  人们一般认为古埃及的狮身人面像是用来镇守法老墓地用的,它是智慧与勇猛的结合,但是有人有不同的理解。这个人就是美国的大预言家埃德加·凯西,他从1933年开始一次次地预测狮身人面像不是古埃及人建造的,而是在公元前一万年前由大西洲上过来的亚特兰蒂斯人修建的。

  埃德加·凯西的研究结果

  当狮身人面像因人们的观点日益纷繁而愈发神秘时,素以预言准确见称的美国大预言家埃德加·凯西出来宣告他的研究成果了:狮身人面像并非古埃及人建造,而是在公元前一万年前由大西洲上过来的亚特兰蒂斯人修建。这一观点一出,引来一片哗然,这无形中使雕像又增加了一道光环。

  关于狮身人面像什么时候建造,还有另一种说法最为典型。美国学者约翰·安东尼·韦斯特在研究狮身人面像的时候发现,虽然它矗立于吉萨平原西部高崖上,也算得上是高高在上,但除头部外,整个狮身都出现无可争辩的水浸现象。由此看来,狮身人面像曾被浸泡在水中。据史料记载,埃及曾多次受到海水和尼罗河特大洪水的困扰,最后一次大洪水发生在公元前一万年左右。由此可推断,如果狮身人面像受过水潜,那它一定是在洪水发生之前建造的。按这种说法,狮身人面像的建成时间应在公元前1万年以前。

  建造原因

  于是人们又继续寻找,在古代的一片铭文里边,铭文就是刻在石头上,墙上浮雕当中出现的古埃及的文字,那么这些文字里边人们真是找到了这样的一片铭文,铭文上写着,地上的荷鲁斯在夏至前的七十天,由弯弯曲曲河的东岸或者说另一面开始行走,向这一面开始行走,那么七十天之后,他与地面上的另外一个神奇结合,正好出现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于是人们就开始分析这段铭文,开始寻找它的真正的含义,那么这个荷鲁斯究竟从这一岸到这一岸是什么意思呢?人们也按照这个夏至的前七十天开始走。从这个岸走到这个岸充其量也就是走到了金字塔附近,没有找到有一个什么对他们理解这个问题很好的这样的一个答案。于是人们苦恼着,在思索着我们是不是对它理解的错误。后来还真是有一个聪明人,他说我们说的从地平线上在地上弯弯曲曲的河走过来,其实它指的并不是在地上弯弯曲曲的河,也并不是指的地面上的尼罗河。它是什么河?和我们对应的,和地上对应的还有一条河,这是什么河呢?我们都知道叫银河。每年4月11日之前,人们就站到吉萨去观测观测银河的东部,发现真有一颗星星、太阳,比较闪亮的一颗星星、太阳在那里出现。人们就开始观察这个星星、太阳,观察的结果是七十天之后真的落到了地平线。落到了什么地方呢?就这上面已经表现出来的。它确实是移过了天上的弯弯曲曲的银河,来到了这一边。真是在地平线上的那一点上,七十天之后出现了,而这个地方有一个星座,什么星座呢?狮子星座。荷鲁斯神和狮子星座合二为一了,就在这个时候合二为一了。于是人们想到古埃及的铭文指的是这个。那么由此我们就可以知道,为什么金字塔前面建造的这样的一个神秘的雕像,它是狮身而不是豺狗的身体,而不是狒狒的身体,不是别的动物的身体,他感觉到这个东西跟这样的一个天文现象的偶合,与他们的信念,与他们的神话传说,正好是相符合。[4]

  哈夫拉修建狮身人面像的目的仍然存有争议,雷纳尔提出了自己的理论,这主要是根据他对斯芬克斯神庙的研究。神庙所残留的墙壁至今仍可从狮身人面像的前方看到。这片围墙所包围的土地上树立着围成一圈的24根石柱,神庙计划修建在石柱圈的东西轴线上,而轴线则由一对小神龛。或是圣殿标出,每间神龛约有壁橱大小。瑞士考古学家赫伯特·里奇在20世纪60年代末研究了神庙,认为轴线象征着太阳的运动,东西轴线的指向正是每年春秋分时日出和日落的方向,位于夏至和冬至的中央。雷纳尔进一步推断24根石柱代表太阳每天经过的24小时。

  雷纳尔还发现,如果在春秋分时站在东边的神龛前,会看到一场奇特的天文事件:太阳沉入了斯芬克斯的肩膀,之后便在哈夫拉金字塔的南面坠入地平线。“每年在这个时刻,”雷纳尔说:“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这两个均象征国王建筑,会合并成同一个剪影。狮身人面像本身似乎象征着法老在神庙中向太阳神奉献自己。”哈瓦斯同意这一观点,认为狮身人面像是哈夫拉作为荷鲁斯(Horus)——埃及人视作皇家象征的鹰神——正在用自己的双爪向父亲,太阳神化身的胡夫奉献,而太阳神每天的起落就在神庙中。[4]

  更有趣的是,在夏至日站在狮身人面像前,能看到太阳似乎正在哈夫拉金字塔和胡夫金字塔之间落下。这种现象在象形文字中被描述为“地平线”,也象征着生命的轮回和重生。如果雷纳尔和哈瓦斯是正确的话,那么哈夫拉是根据了太阳的活动安排了金字塔、狮身人面像和神庙的建筑位置。整个建筑群是一个宇宙引擎,目的是利用太阳及其他古埃及神的法力来复活法老的灵魂。这一转变并不仅仅保证统治者在死后的永生,还维持着普遍的自然秩序,包括季节变更、尼罗河水每年的泛滥和人民的日常生活等。

  在这个象征着死亡和复活的神圣周期中,狮身人面像可能代表了很多东西:代表着死去的国王哈夫拉,代表着化身为太阳神的统治者,同时它还是阴间以及墓葬的守护者。

  文物保护

  从这个里边我们能够看到,这幅图里边,两面这是两个前爪,中间这块碑,就是图特摩斯四世立那儿的一块碑,梦碑刻写的内容,当然都是埃及象形文字刻写的了。这个我们能够看清楚,那么这里边内容主要说的一个故事,就是他是如何睡在这儿做了一个梦。这个梦里头,司芬克斯怎样许诺他,如果你给我清理了之后,我就保证你成为下一任的法老。不管这个梦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这个梦碑却是存在的,由此开始了司芬克斯周围的这种瓦砾,这种沙子一点一点清理的工作,每次清理之后过若干年它再一次被埋上,然后再一次被清理,清理的工作给这个司芬克斯应该说是让后人看到了它的完整的形象,这是功不可没的。

  但是一次次地清理也给庞大的建筑物带来了一些没有必要的,也不能说没有必要,可能也是必然的这样的一些损害,什么损害呢?那就是自然地刮风、下雨、地下的水分的向上蒸腾,给它造成的一种损害。渐渐它身上有很多东西脱落了,损害越来越大。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预防炮火震塌头像:曾在它的颌下筑起过一堵高墙。病根之谜近几年来,人们发现狮身人面像的头颈、背胸,表皮不断剥落,身躯明显地“消瘦”了。“狮身人面像病了!”消息传开,震惊了埃及,议会紧急讨论,报刊争相报道,各国文物专家纷至沓来。人们担心那巨大的头颅有朝一日会突然断落。那么,它的病根在哪里呢?过去,人们已经注意了对狮身人面像疾病的防治,比如用类似原来石质的石灰石,贴在它的外表,以防止继续脱落,但是效果不佳。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来,有人在它的颈上,用氢氧化钡溶液渗入石像,同碳酸钙起化学变化,产生一种坚固的物质。但是,不少人持有异议,因为治疗过的地方照样脱落。对稀世珍宝作无把握的试验,遭到人们的反对。寻找一个万全的治疗方案,从战略考虑无疑是对的,但是谈何容易!施用哪一服最好的药方来对症下药,仍然是个急切需要探讨的难题。

  除了金字塔之外,最能作为埃及象征的就数守卫于三大金字塔之下的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了。关于斯芬克斯的传说早已是家喻户晓,而有关狮身人面像的建造者究竟是谁然扑朔迷离。传统观点认为,狮身人面像是在4500年前由法老哈拉按自己的面貌所建,因为位于雕像两爪之间的石碑上就刻着这法老的名号。然而,同样根据石碑记载,大约在公元前1400左右,图坦莫斯王子曾在梦中受到胡尔·乌莫·乌哈特神的托,将它的雕像从黄沙中刨了出来。照此看来,此座雕像应该是胡尔神的神像。而另外一些传说中也提到,早在胡夫法老统治的时期,狮身人面像就已经存在了。

  狮身人面像的历史之谜

  学者们从各个方面对狮身人面像展开了研究。一位美国地质学家发现,狮身人面像所受到的侵蚀表明,它的历史比人们想象中的要长得多。法国学者更是指出,狮身人面像全身曾被大水淹没,只有头部露在外面。而根据气象学家对撒哈拉地区气候历史的研究,这么大的降水量只有1万年前才有。还有些研究者则发现,狮身人面像的尾部和主体修建的年代并不一样,可能哈夫拉法老只是对它进行了修整,而不是它的建造者。狮身人面像的真正建造时间大约在7000~9000多年前。当然也有人认为侵蚀狮身人面像的水分是由尼罗河蒸发而来的,假如这座雕像早就存在,为何在古埃及的典籍中没有提及呢?

  狮身之谜

  斯芬克斯这个词汇并不是一个古埃及的词汇,它是一个古希腊的词汇,古希腊词汇里是压制的意思。而古埃及人并不这么称呼自己的斯芬克斯,那么斯芬克斯在埃及语里边叫什么呢?就是地平线上的荷鲁斯。古埃及是个多神崇拜的国家。人们通过关于神的起源和神话来解释大自然的神奇与世界的创造力,是人类思考、探究世界和宇宙的第一步。荷鲁斯神是埃及人最崇拜的神之一。荷鲁斯神是猎鹰之神,是天上的神,它给予法老统治这片土地和这里人民的权力。埃及的统治者常常把自己与荷鲁斯神联系起来。人们认为法老是荷鲁斯神在世间的化身,法老死后,会化成冥王奥西里斯,即荷鲁斯之父。荷鲁斯这样的一个神,特别是在埃及的神话里边,我们还能够看到一些神。第一个神是豺神,不是发财的财,是豺狗的豺,豺神,怎么也是还像发财的意思,这个豺神,他叫阿努比斯,是冥界之神。第二个是猫神,叫巴斯特德。这个猫神很有意思,猫在埃及语里边有一个非常奇妙的这样的一个读法,它读成mi wu,非常像咱们汉语里边的,猫的象声词,“喵”这个声音,mi wu,那么这是猫神。最后一个叫萨赫麦特,萨赫麦特就是一个狮子的头,人的身体,正好和司芬克斯掉过来了。这里边我们就能够看到古埃及为什么要身体跟头部,让它是两种动物的结合,这是有他们自己的传统的,那么这个最早起源于什么时候呢?起源于古埃及那种图腾崇拜,和自己的面罩的这样一种仪式。由于自己有这样的一种对于动物的崇拜,它可能就做成这样的一种面具来参加一些仪式,由此给人这样的一个启发。也就是不同动物的身体跟头是能够连合在一块的,那么这个巴斯特德这个神就有保护的意思。为什么有保护的意思呢?因为它是狮子的头颅,它很威严,有保护的意思。在这一点上跟古希腊的压制,就略微有那么一点联系了,所以人们推测在吉萨的金字塔前面,这样一个庞大的斯芬克斯像,它是用来镇守古埃及法老墓地的。

  ——惊人的发现——

  大地上有一种工程计划无法用一件实物完全表现,

  却要用一件实物作品来体现出这一计划的实施,

  作为总设计师的最佳表现手法是什么?

  古埃及《狮身人面像》是人类早期的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

  惊现作品内涵:

  一.传达信息元素:巨石、卧狮、人头像、关注、东方

  二.相关信息要素:构思、创作、表现力、真实、久远

  三.必然引起后人的猜想:很奇怪,最初的设计者为什么要这么表现作品?究竟是什么意思?其中必有奥妙玄机,近乎神秘莫测。

  四.经过数千年后:人们终于解开历史谜团,真相被揭示。

  五.主要结论:狮身人面像,人面像是神,造石狮是实施神秘计划。只有用东方的这种语言才能表明这个答案。神是总设计师。

  发生血案

  这是一段真实的事件:也就是这段真实的事件引发了人们在上世纪末对狮身人面像的重新研究。

  1998年7月的一天,游人们正在吉萨的狮身人面像前拍照留影,惊叹古埃及文明的不可思议。3000多年前的人类,凭着当时的技术手段,竟然能建造出这样一尊庞大而又奇特的塑像。人们一面看着它,一面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古埃及人是出于何种目的、基于何种信仰才建造了这样一个人头、狮身、牛尾、鹫翅的合体怪兽呢?

  就在这时,从一辆急驶而至的卡车上跳下了一群手持卡宾枪的男人,随着一阵密急的扫射,游人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阵硝烟过后,这里已俨然变成了地狱。四处血迹斑斑,完全没有了刚才还弥漫在空气中的浪漫和快乐。这群歹徒在警车赶来之前就登上卡车,仓惶逃跑了,只给人们留下一段充满血腥的恐怖记忆和一个恶梦般的故事。

  警察署立即着手调查这起暴力事件的肇事者。但经过半年的努力仍然一无所获,仿佛这群杀手是从地狱中钻出来的一般。从现场调查发现,这些死者来自世界各地,并没有特别反对某些国家或组织的迹象。特别奇怪的是,每个死者都被歹徒们剜去了右眼,似乎在给我们传达着这样—个信息:他们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狮身人面像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会给这些无辜的游人带来如此惨烈的杀身之祸呢?狮身人面像本身的存在究竟又意味着什么呢?

  吉萨惨案的发生,让世人再次把目光转到了狮身人面像身上。我们突然发现,这座古老而神秘的雕像竟然还有着那么多我们尚未完全知晓的秘密,如果按照让·哈尔夫教授的见解,这座狮身人面像应该修建于北非大陆还到处都有茂密的热带雨林的时期。而这一时期按照地质年代推测,竟然在10000年前!

  也就是说,这座雕像并非古埃及第三王朝法老卡夫拉王为彰显自己的功绩所修建,而不过是有人假托他的名义所散布的谣言。因为在此之前,狮身人面像就实实在在地存在着了。

  这样的推论也许会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但那时的人们,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目的,为了向后人传达什么样的信息,才建造了这尊庞然大物呢?

  几乎所有关注这一事态的研究者们,都迫不及待地从世界各地汇聚到了吉萨高地。也许这时人们才回想起了让·哈尔夫教授曾经作过的努力和令人同情的遭遇。

  教授发现

  40年前,一位任教于芝加哥大学的美国地质学家让·哈尔夫教授突然对几张狮身人面像的照片产生出浓厚的兴趣。

  在这座狮身人面像的表面,有许多很深的沟壑,它们全都横行排列,一层层密存在狮身人面像的表面,使这座古老的石雕显得更加苍老和神秘。人们普遍认为,这一奇特的现象的产生,是因为古埃及地区干燥的气候和强烈的沙漠风暴使狮身人面像受到了风化。一直以来,无论是正统的古埃及学研究者,还是到此来作过实地考察的各类专家,都对这一解释深信不疑。而且谁也没有怀疑过建造这一石像的真实目的。

  更令人吃惊的是,对于为什么采用人头、狮身、牛尾、鹫翅这种奇特的合体方式,没有人能够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让·哈尔夫教授不是一个古埃及学家,甚至对考古学也一窍不通。让他感兴趣的,是密存在狮身人面像表面的沟壑。

  让·哈尔夫教授久久地凝视着这张照片,最后用肯定的语气说:“这些沟壑是因雨水冲涮而形成的!”

  作为气象地质学的研究专家,哈尔夫教授在侵蚀和风化的研究领域有着很深的造诣,即便如此,他仍然被自己所下的这一结论惊呆了。

  哈尔夫教授决定亲自前往实地进行考察。他带着几名助手迅速飞往狮身人面像所在地、埃及最著名的观光区吉萨。那里不仅有狮身人面像,同时还有举世闻名的金字塔群落等,一系列在古埃及第三王朝全盛时期留下来的大量古代遗迹。经过一系列细致而严谨的考察和取样分析,哈尔夫教授最终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他立即向世人宣布,狮身人面像上面的沟壑是因雨水冲涮而形成的,而决非如传统的考古学者们认为的那样,是因风沙侵蚀而形成。

  毕竟,坦白说,只要研究一下斯芬克斯的历史,就会发现“风蚀说”实在是一个很奇怪的观点。这尊雕像几乎一直被埋在沙里。公元前1417到1425年之间的某个时间,曾经被图特摩斯四世挖出来过,但是不久之后,便又被沙漠覆盖了。拿破仑1798年抵达之时,这个雕像颈部以下的部分还依然被沙掩埋着,直到1817年,才得到局部清理,到1858年和1885年就露出更多,等到了1926年,它的整个身躯才完全浮出沙面。这样看来,它能够受到风蚀的时间实在不多,是不足以造成那么多侵蚀痕迹的。但是即便它被沙覆盖了那么久,如果哈瓦斯博士提供的侵蚀率是准确的话,这雕像就应该彻底被侵蚀掉了,就算没有彻底消失,也只会剩下如同薄脆饼一般的残余。还有一个令人不解之处在于,那些深深的纵向裂隙,明显是来自暴露在外而受到的长期的大量雨水侵蚀。

  当然,这些可以作为时间证据的裂隙,正在被如火如荼的“修复”工程迅速而及时地遮盖起来。但是,这项全新的修复工程如何能够抹杀雕像上的那些侵蚀痕迹是来自雨水的这一事实呢?

  而当哈尔夫教授的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当年的世界学术年刊上后,立即招致了大批古埃及学者的强烈不满,许多研究者对此一片哗然。

  古埃及学者们强调:在哈夫拉王建造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的年代,埃及的气候已十分干燥,不可能有终年丰富的降雨,更不可能有雨水侵蚀石像的现象发生。而且,对于一个对古埃及学一无所知的人而言,他的任何关于狮身人面像的论证都是可以置之不理的。

  面对这些汹涌而至的责难和不理解,哈尔夫教授心情平静,因为他已经对此有所预料。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下定决心要将自己的发现公诸与众,因为这是一名学者本着严肃的态度向“权威”发出的科学的挑战。他说:“我是以一种科学的态度来对待科学,请你们也科学地对待我的发现。”





上一篇:玛雅人壁画宇航员图是真的吗?
下一篇:牧夫空洞战争痕迹是什么?牧夫座空洞的特点是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托特灵异网

GMT+8, 2024-6-13 08:04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20 thothhom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